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人文菏澤  > 正文

瀕臨消失的八思巴文
—— 從成武縣博物館圣旨加封碑談起

作者: 通訊員 隋啟良 來源: 菏澤日報 發表時間: 2020-12-09 10:17

       在成武縣博物館金石展廳,有一元大德十一年九月的圣旨加封碑。這是1307年重修成武文廟時,奏請元成宗鐵穆耳恩準的圣旨文本。為示敬重和紀念,時人把圣旨內容雕刻于碑,碑身高2.6米、寬0.82米、厚0.27米,頗顯肅穆莊重。尤其令人稱奇的是,碑文由元代官方文字八思巴文和漢文對照,這類碑刻在全國是不多見的,在菏澤市乃是唯一。

說起八思巴文,須從一重要歷史人物——八思巴談起。八思巴(公元1235-1280年)是藏傳佛教薩迦派的第五代祖師(又譯“發思八”,“帕克思巴”),本名羅卓堅贊,意為“慧幢”,系西藏薩嘉人氏。因其三歲能講喜金剛修法,聽眾嘆為稀有,于是稱之為“八思巴”(藏語,意為“圣者”)。九歲時,又因講喜金剛續本《二觀察》而名聲大噪。南宋淳佑七年(1247),他隨伯父薩班·貢噶堅贊至涼州(今甘肅武威),會見成吉思汗之孫、蒙古窩闊臺汗次子闊瑞皇太子,自此歸附蒙古。

蒙古憲宗三年(公元1253年),八思巴被忽必烈召至左右,為忽必烈夫婦等二十五人授佛戒。忽必烈即位后,他于中統元年(公元1260年)被尊為“國師”,授以玉印,任中原教主,統天下教門。至元年間,奉詔創制蒙古文字并于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頒行全國,稱“蒙古新字”或“蒙古字”,亦稱“八思巴文”。次年又升號“帝師”,進封“大寶法王”,統領西藏十三萬戶。至元十三年八思巴返回西藏,由元世祖忽必烈作施主,集康藏七萬僧眾興曲彌法會。自任薩迦寺第一代法王,執掌西藏政教全權,為西藏實行貴族僧侶統治之始。他還將藏族建筑技巧,雕塑等引進內地,又將內地印刷術等傳入西藏。有著述三十余種,傳世至今的有《薩迦五祖記》,為漢藏交流做出了巨大貢獻。

八思巴所創制的“八思巴文”屬拼音文字,有音無義,類似音標,共有41個字母(脫胎于古藏文字母)。至元六年,八思巴文作為國字頒行全國后,元代國家曾培養專門人才學習該文字,但其推廣卻受到很大阻力。除政治和文化傳統因素外,主要是因為這種文字字形難以辨識,再加之在有的地方使用時還仿效漢字篆書的寫法,這就更加劇了識別的難度。因此,雖然元廷屢次下令用八思巴文“拼寫一切語言”(也確曾用八思巴文譯寫過一些書籍,還拼寫過漢語、藏語等),主要是用來拼寫蒙古語、回鶻語、漢語,但民間還是使用漢字,所以,八思巴文最終還是主要應用于官方文件。1368年元朝滅亡后,八思巴文遂逐漸被廢棄。現在國內外學術界通用兩種名稱,一是按創制者命名,稱作“八思巴文(字)”;一是按字母形狀特征命名,稱作“方體字”。

八思巴文作為元朝的國書,作為一種通用于多種語言的統一的書面形式,給后人留下了許多歷史資料。現存資料中,拼寫維吾爾語、藏語和梵語的資料很少,拼寫蒙古語和漢語的資料較多,其中,包括元朝官方文件的原件和碑刻,以及銅印、牌符、錢鈔、圖書、題記等。它的創制推廣在一定程度上推進了蒙古人社會的文明進程。

據成武縣博物館館長郭立介紹,因曾子與三冉在文亭山會文,成武稟賦了極其厚重的文化內涵。劉邦因仰慕亦曾駐蹕文亭山,所以成武文廟因曾子與三冉的緣故,自唐代建設始,文化底蘊非常濃重,規格一直較高。宋代重修文廟時,得到了宋徽宗趙佶的親筆敕書,遂刻文于石立于文廟。元代重修文廟時,能夠奏請圣旨加封,也就不足為奇了。

文/圖 通訊員 隋啟良

責任編輯: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O^★)MG沉默的武士爆分打法 神乐mea真人 快速赛车app 11选5技巧攻略 宁夏11选5手机在线计划 炒股指期货技巧 财付通新时时彩危害人 - 点击进入 广西11选5号码查询 体彩老11选5最新开奖信息 比特币购买软件 娱乐城源码 血战到底麻将 jar手机捕鱼达人 关于斗牛的免费游戏 安徽11选5截止时间 做网赚怎么找客户搜索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