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民法典》對融資租賃交易的重大變革

兩會召開在即,即將生效的《民法典》廣泛受到全國人民的關注,作為新中國第一部完整編纂的民法典,作為調整民商事領域的基本法,其意義不言自明,目前官方最終確定的《民法典(草案)》(2019.12.28版,以下稱《民法典》)[①]中對融資租賃的規定沿用了《合同法》的體例,在合同編中作專章規定,但對比《民法典》和現行《合同法》對融資租賃的規定, 《民法典》作了較大的調整,或將對融資租賃業務產生深遠影響。

(一)《民法典》對融資租賃的相關規定

《民法典》合同編第15章刪除了《合同法》第242條“出租人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承租人破產的,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產”的規定。結合《民法典》和《九民紀要》[②]將功能上起擔保作用的交易形式認定為非典型擔保且適用擔保的相關規定這一背景,若對擔保制度作統一體系解釋,那么這一變化可能意味著,融資租賃交易中出租人對租賃物所有權的認定或解釋正朝著向抵押物權相似的擔保權益方向發展,融資租賃交易中出租人對租賃物典型意義上的所有權權能屬性發生松動。配合《民法典》融資租賃專章第751條分析,“承租人占有租賃物期間,租賃物毀損、滅失的,出租人有權請求承租人繼續支付租金”,可以理解《民法典》認可承租人支付租金是出租人購買租賃物所付出資金的對價,而非讓渡租賃物用益物權的對價,否則在租賃物損毀、滅失的情形下,出租人對承租人主張的應為損害物權的賠償請求權,而非租金,整個融資租賃交易中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僅是形式意義的所有權。

從立法者角度看,出租人的所有權或與所有權保留的買賣關系中出賣人的所有權相似,兩種交易形態從經濟功能上看均為起擔保作用的交易形式,在融資租賃中出租人的所有權以擔保承租人支付租金為目的,那么這一非典型擔;驅视脫N餀嗟南嚓P規則,以登記公示作為對抗善意第三人的要件,有別于《民法典》物權編中典型意義上的所有權,沿著這個方向發展,將重構目前行業對融資租賃交易結構的看法和實踐,用民法典物權編編纂課題組高圣平教授的話來講,“這一變化是革命性”。

(二)將租賃物所有權認定為擔保權益的合理性

將融資租賃中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認定為一種擔保權益,可以參考美國《美國統一商法典》(U.C.C.)對租賃的相關規定,U.C.C.中將租賃區分為典型意義上租賃和偽裝成租賃的擔保權益,區分兩者很重要但不容易,重要性體現在兩者區分不僅決定了出租人和承租人的權利、義務分配,也

[1] [2] [3] [4] [5]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