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7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發布了《北京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以下簡稱“融資租賃監管指引”)。這是在融資租賃行業監管職責轉隸后,率先開啟了融資租賃行業地方監管的序幕,嚴苛程度可謂史無前例。

從監管制度規范的效力上而言,其應當屬于國家監管部門出臺相關制度前的過渡期間監管安排,也是具有首都特色的行業規范引導性文件。

融資租賃監管指引文件最引人關注的內容應該是注冊資本(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最低限額為2億元人民幣或等值自由兌換貨幣)、凈資產比例(占總資產不低于30%)、權益性投資余額比例(不得超過凈資產50%)、主要股東參股或控股融資租賃公司數量要求(參股不超過2家、控股不超過1家)、分/子公司設立要求(經營3年以上、注冊資本不少于5億元、最近兩個年度盈利且無違法違規經營記錄)、11條紅線、風險損失準備(風險資產期末余額1.5%)、杠桿率要求(風險資產不得超過凈資產總額的8倍)等。

此次主要是在提升門檻,優化市場從業主體,總結歷年融資租賃行業出現的各種問題,從制度層面堵漏洞,強監管。從此次監管的導向來看,對于融資租賃行業而言,大方向是取大棄小,鼓勵有實力玩家進場,融資租賃行業可能面臨更大一輪的洗牌和市場重組。

此次監管指引意味著行業大監管時代來臨,本來對于行業從業主體而言是好事。但2020年新春伊始,本就處境艱難的融資租賃行業就又被新冠疫情打得七零八落,面臨著資金端和資產端的雙重困境,紛紛爆出違約、裁員、破產等新聞。

先有地方城投公司借道融資租賃融資違約,后有上市公司大宗資產融資租賃債券違約爆倉、再有知名融資租賃公司數次債券違約短期償債壓力激增,還有多家知名汽車融資租賃公司在疫情期間業務的短暫休克而出現大面積的裁員等。

在中小型融資租賃公司哀鴻遍野的當下,逆勢高歌的銀行系金融租賃公司頻頻獲批。據中國銀行的公告稱,中國銀保監會已同意該行出資設立中銀金融租賃有限公司。自此,各大型商業銀行幾乎都設立了金融租賃公司,并且租賃余額屢創新高。

銀行系金融租賃公司依靠股東、資金、渠道等優勢,能夠迅速做大規模,對中小融資租賃公司形成強大競爭壓力。

根據當前經濟形勢,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優化實體經濟融資結構是重要的政治任務,融資租賃公司作為產融結合的良好載體,具有較強的優勢。借助金融租賃的牌照,銀行資金可以更為直接且順暢地進入實體產業,支持實體發展。

而中小融資租賃公司在此次監管新政壓力與市場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