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承攬方面

原始權益人都會關注ABS及ABN這兩個產品究竟做何選擇。我認為可以用兩個點突出ABN。

第一點,從監管口徑分析,回顧ABS發行的情況,從14年11月證監會開始放權,到后面15年6月份左右,監管鼓勵ABS的創新和發行,監管口徑相對寬松;ABN現階段也處于監管相對寬松的境況,有利于優質項目盡快落地。

第二點,從品牌宣傳角度,ABS方面已經從創新走入成熟階段,品牌宣傳的價值在逐步降低;相對而言ABN處于發展初期,具有較好的示范效應和品牌宣傳作用,這個附加值可以在未來進一步去關注。

2、承做方面

ABN和ABS兩個產品承做難度究竟有何差別?

回顧2015年落地的ABS產品,外部相對來說能參考的案例較少,內部流程制度處于新建階段,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所以做起來較難。

ABN項目現階段承做環節也面臨和ABS初期一樣的內外部環境。

只要是新產品,無論是ABS和ABN類型,都會相對困難,但是隨著整個產品越來越成熟承做難度也會逐漸降低。

3、承銷方面

目前ABN產品的受眾是銀行間投資人,銀行間對它的接受程度相對較高,但是ABS這個產品受眾更大,所以比較兩者銷售難度具有一定困難。

4、發行管理部門及發行場所對比

ABN的管理部門是中國銀行市場交易商協會,在銀行間債券市場;ABS由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管理,在證券交易所、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機構間私募產品報價與服務系統、證券公司柜臺市場及中國證監會認可的其他證券交易所。

5、基礎資產對比

由于ABN市場尚不成熟,成功發行的案例都是選擇質量較好的基礎資產,目前來看兩者無明顯差別。

6、交易結構對比

信托型ABN引入了信托作為SPV,其交易結構類似于信貸ABS,而與普通企業ABS不盡相同。

7、監管機構及政策對比

企業類ABS的發行由證監會監管,發行主體可以是金融企業也可以是非金融企業,采取注冊制。

而資產支持票據(ABN)的發行由銀行間交易商協會監管,其發行主體為非金融企業,采取備案制。

ABN無負面清單,ABS有負面清單。

ABN,雖然此前屬于私募屬性,但近期改革之后的信托型ABN已經允許向不特定對象公開發行,屬于公募發行。

雖然具有公募性質,但由于銀行間債券市場參與門檻較高,實際上社會公眾參與的深度有限。

其次,以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作為載體的資產支持證券(俗稱“企業資產證券化”,為與信貸資產支持證券相區別,下文使用該俗稱)是私募性質,因為《證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管理規定》明確要求企業資產證券業務

[1] [2]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