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基于司法大數據的小分析

以“融資租賃合同糾紛”、“共同承租”為關鍵詞,在裁判文書網搜索,發現共有案例47個。還好不多,否則翻起來都要眼花。當然,也可以有另一種解讀,聯合承租是一種有效的風險緩解模式,用了都說好,誰用誰知道!

進一步分析這47個案例,我們發現:

(一)共同承租中的“四大最”

最關注

實踐中,出租人最關注的莫過于共同承租的法律效力。通常認為,共同承租中,一方承租人提供租賃物、接收租賃價款、歸還租金,其他承租人雖然加入合同,但主要來背鍋,總歸心有惴惴。對于該問題,先讓數據來說話。統計發現,訴訟中,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47案中,只有2個零星涉及該爭議;其余案件中,共同承租人自己都不會提及該抗辯,法院也就是一句話,核心要義是“融資租賃合同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于法不悖,所有承租人應履行合同義務“

實踐中

有2案,某公司以簽署確認書或承諾書的形式成為承租人。也就是說,在融資租賃關系建立后又要求加入,毫無疑問的真愛。

最聚眾

某案中,出現8個承租人。3個公司出現在買賣合同中,另外5家公司此后一并成為共同承租人。

最特別

雖然聯合承租主要出現在回租賃中,但至少有1案系直租模式項下的共同承租。

歸根結底:從法律上看,是否有關聯關系、是否使用租賃物、是否只能用于回租模式,都不是問題。

為什么?帶著問題繼續往下看。

 (二)兩朵玫瑰
雖然帶刺,但是結果討人喜歡。

1.經典的掙扎。最高法院的判決——(2017)最高法民終155號。針對共同承租人某金屬公司認為其“既未融資也未融物,不應承擔責任”的觀點,一審法院認為,該案《融資租賃售后回租合同(共同承租)》之外的部分協議,某金屬公司雖然沒有參與簽署,但其作為共同承租人簽訂了《融資租賃售后回租合同(共同承租)》約定“(1)承租人和共同承租人對本合同項下所有租賃義務承擔連帶責任;(2)承租人和共同承租人任何一方已經或即將簽署的文件或作出的其他行為,均視為由雙方共同作出”等,所以該案《融資租賃售后回租合同(共同承租)》之外的部分協議對其均具有拘束力。再者,承租人公司與某金屬公司存在關聯關系,所以出租人要求某金屬公司與承租人共同承擔本案責任,符合合同約定,予以支持。二審中,該問題沒有再成為問題。

2.好實在的擔保人。某案中,擔保人站出來大聲說,出租人沒有與合同中的承租人產生實際意義上的資金往來交易,所有的資金往來交易均與擔保人發生。鉆機作為大型工程設備,在工程使

[1] [2] [3]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