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去年5月17日,中國銀保監會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銀保監發〔2019〕23號)中關于金融租賃公司業務經營的亂象包括:“未做到潔凈轉讓或受讓租賃資產,違規以帶回購條款的租賃資產轉讓方式向同業融資……”!度谫Y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第5條規定,融資租賃公司可以經營轉讓與受讓融資租賃資產等業務,但第8條又規定,融資租賃公司不得與其他融資租賃公司拆借或變相拆借資金。實踐中,很多租賃公司及從業人員甚至地方監管機構對上述通知與意見存在理解和認知上的偏差,因而,他們對融資租賃轉租賃業務是否還能正常大量開展以及開展的尺度和界限到底在哪里產生了疑惑和顧慮。下面,筆者將結合以下案例對融資租賃轉租賃模式進行詳細的法理及風險分析,理清相關界限,以期對租賃公司及行政監管機構在合規操作起到積極的借鑒意義。

二、案例分析

案例來源:(2017)新民初68號

(一)案情簡介

(1)2014年9月17日,A租賃公司與B租賃公司簽訂《回租租賃合同》,約定B租賃公司以租回使用為目的,向A租賃公司出售合同附件所列的B租賃公司涉案租賃物;A租賃公司向B租賃公司出資購買租賃物并租回給B租賃公司使用;租賃物的所有權于合同生效之日起正式轉歸A租賃公司所有,B租賃公司對租賃物只有占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及處分權;合同項下之租金包括租賃物購置價款和租賃費(系包括增值稅);合同項下租賃期限為36個月;A租賃公司同意B租賃公司將上述租賃物轉租給最終承租人:C公司、D公司、E公司使用;合同一經簽訂B租賃公司即向A租賃公司支付一定金額的租賃項目風險轉準備金(類似保證金);在合同租賃期限屆滿或合同提前終止,且承租人清償所有租金、違約金及其他款項后,A租賃公司將準備金歸還B租賃公司;合同約定的租賃期限屆滿后,在合同項下的全部租金及相關費用已全部結清的前提下,B租賃公司按0.01元向A租賃公司支付租賃物留購價款,B租賃公司自支付留購價款之日起取得租賃物之所有權;合同還對其他情形做了約定。

(2)2014年9月17日,A租賃公司與B租賃公司簽訂《回租買賣合同》約定,B租賃公司以租回使用為目的,向A租賃公司出售涉案租賃物;租賃物的所有權于合同生效之日起由B租賃公司全部轉讓給A租賃公司。2014年9月25日,A租賃公司向B租賃公司支付購買款項。

(3)2014年9月17日,A租賃公司與B租賃公司簽訂《質押合同》約定,B租賃公司作為出質人為其在主合同即《回租租賃合同》項下的

[1] [2] [3] [4] [5] [6]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