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開年,銀保監會會就《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融資租賃業立刻面臨著一次監管上的震蕩。正當人們等待監管政策的“最后一只靴子”掉下來的時候,突然一切嘎然而止。起因是全球遇到百年不遇的人傳人瘟疫——新冠肺炎。這將給世界經濟、中國經濟、融資租賃業產生重大影響。

  這次事件來的非常突然,事態發展的非?,像潘多拉盒子打開一樣,其危害性遠比歷史上任何一次經濟危機都嚴重。它打破了人們以往對事物的常規認知,改變人類在政治、經濟、軍事方面的格局和生態,嚴重影響融資租賃業的生存環境。

  抗疫和嚴監管兩記重拳打在行業身上,如何同時住這兩個不可抗力需要深思。

  一、當前遇到的困境

  融資租賃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整頓來臨時,突然一切被疫情的出現中斷。不管你租賃業務做的好壞,不管你租金回收是否正常,疫情帶來的不可抗力使得承租人受到重大損失,有些甚至是滅頂之災。他們的受災情況,不可避免地影響并傳遞到租賃業,造成全行業的租金回收異常,誰也不能獨善其身。

 。ㄒ唬┪萋┢赀B夜雨

  1、政策倒序出臺章顯監管層迫切心情

  正當疫情尚未結束,許多融資租賃公司尚未完全復工的時候,銀保監會《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尚未出臺,北京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以下簡稱“金管局”)就率先推出《北京市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指引(試行)》(以下簡稱《指引》)。

  “金管局”出臺《指引》目的官方的口徑是讓行業“回歸本源,充分發揮其靈活、便捷的業務特點,豐富首都金融市場,服務于首都實體經濟發展。同時《指引》又嚴格規范企業經營行為,避免交易資金脫實向虛,防止企業違規從事金融業務,從而達到促進行業健康發展的目標!苯o行業帶來的感受是大整頓、強監管的感覺。

  回顧歷史,在融資租賃業第一次進入債務危機時,司法界率先由高法出臺了類似“司法解釋”的《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解業界燃眉之急,后來才由人大出臺與融資租賃有關的《合同法》補齊法律短板。
這次監管政策似乎又采取同樣的方式,政策倒序出臺。

  2、京局政策打頭陣

  北京“金管局”因離銀保監會很近,受業務指導也比較方便。這次出臺《指引》如此強的監管政策,一定得到上面真傳。這是否是他們先“打個樣”,其他各省市自治區跟著“抄作業”尚不得知。至少網傳與京版不同的滬版《指引》文件,在上!敖鸸芫帧钡墓倬W上并沒有看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