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近期作出了“(2019)滬民終469號”中建六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與銅冠融資租賃(上海)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該判決因涉及融資租賃公司從事與主營業務無關的保理業務的法律判斷問題,而引發廣泛熱議。

融資租賃公司可兼營與主營業務有關的商業保理業務是融資租賃行業、商業保理行業一直比較關注和熱門的一個話題。那么,如果融資租賃公司從事與主營業務無關的保理業務會產生何種法律風險呢?筆者茲結合法院判例分析之。

一、兼營相關規定

融資租賃公司兼營與主營業務有關的商業保理業務這一規定最早見于2013年09月27日《國務院關于印發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的通知》(國發〔2013〕38號)的附件,作為上海自貿區服務業開放措施的一項被提出。隨后,2015年09月07日《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融資租賃業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5〕68號)的發布,將這一規定覆蓋至全國,明確“允許融資租賃公司兼營與主營業務有關的商業保理業務”。

關于“與主營業務有關的商業保理業務”的具體定義,只有在上海自貿區在2014年2月21日生效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商業保理業務管理暫行辦法》(中(滬)自貿管[2014]26號)中明確規定為“與主營業務有關的商業保理業務,即與租賃物及租賃客戶有關的上述業務”。該規定是目前對于兼營保理業務最為清晰和明確的定義,但實務中,也有融資租賃公司產生了許多打擦邊球的做法,用一些非常牽強的關聯或甚至無關聯來開展保理業務。

不過,自銀保監會接管融資租賃以來,呈現了禁止混業經營和實施分類監管的監管趨勢,且在2020年1月8日銀保監會發布的《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中,也未將“允許融資租賃公司兼營與主營業務有關的商業保理業務”寫入該辦法。從近一段時間監管層的表態來看,今后融資租賃企業兼營商業保理業務空間可能會進一步縮小。

二、典型案例分析

關于“融資租賃公司從事了與主營業務無關的保理業務”這個問題,行業普遍關注的主要風險點應在于合同性質和效力問題。

我們檢索了大量的案例,多數融資租賃案件為當事人的保理糾紛案件并未涉及“是否與主營業務相關”這個問題,而涉及這個問題的案例僅可見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2019年間判決的兩個案件,具體如下:

【案例一】中建六局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與銅冠融資租賃(上海)有限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二審判決書,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2019)滬民終469號

1、上海一

[1] [2] [3] [4]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