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將于明日召開,會議將對《民法典(草案)》進行審議,中國民法典呼之欲出。民法典,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其每一條都與你我息息相關。!但令人遺憾的是,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重要法典,草案對應收賬款質權的實現方式仍完全沿襲《物權法》的規定,忽略了應收賬款質押實現過程中的困境。

應收賬款質押,在2007年《物權法》出臺時,仍是一項新生事物,彼時能入《物權法》成為單獨條文,其先進性自不必說。因缺少應收賬款質押的實踐經驗,《物權法》并未對其實現方式作出特殊安排,僅通過轉致條款從而適用動產質權實現方式,即:“質權人可以與出質人協議以質押財產折價,也可以就拍賣、變賣質押財產所得的價款優先受償!苯涍^十數年之發展,應收賬款質押從無到有,蓬勃發展,已成為中小企業融資的重要抓手和增信措施,然而,司法實踐中卻面臨一個難題——如何裁判應收賬款質權之實現方式?囿于“物權法定”原則,多數法院參照動產質權判決債權人就拍賣、變賣應收賬款所得價款優先受償,然,應收賬款本身即為金錢債權,不宜拍賣、變賣,此種判決不僅操作困難,且耗費時間、浪費國家司法資源,令判決難以執行。雖有最高法院通過指導案例形式確認應收賬款質權人可直接向應收賬款債務人收款以抵償主債務,但我國非判例法國家,多數法院仍不敢貿然采納指導案例之方式。

值此《民法典(草案)》審議之際,實宜于法律層面擴增應收賬款質權的實現方式,以使塵埃落定。筆者不揣冒昧,建議于《民法典》第445條添加第三款:“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質權的情形,質權人可以在主債權范圍內請求應收賬款債務人向質權人履行義務。質權人接受履行后,質權人與債務人、出質人與應收賬款債務人之間相應的權利義務消滅”。希望全國人大審議《民法典(草案)》時予以考慮。

以下闡釋筆者理由:

一、物權法未規定應收賬款質權的實現方式

應收賬款質押是融資租賃交易中常見的一種擔保措施,但發生糾紛時質權如何實現卻是質權人面臨的一大難題。蓋因應收賬款雖為金錢債權,具有明確價值,卻非要繞道拍賣、變賣等方式實現,不僅導致效率低下,且因應收賬款的實現仍依賴第三方的履行,其拍賣、變賣價格必然低于債權數額,最終致使質權人、債務人、出質人、應收賬款債務人(下稱“次債務人”)各方的不經濟。就質權人是否能直接向次債務人請求清償一事,即使最高人民法院亦爭論紛紛,各級地方法院判決多種多樣,就

[1] [2] [3] [4]  下一頁